炮哥论跨境第158篇:他的最后一块遮羞布终于自己扯下来了

昨天刷我朋友圈屏的是那个海猫海鲨2家公司合并的事,大家关心我,都发给我看,然后鄙视和谴责他们一番,我其实都不想提这个事情,甚至都不想那个让我有点恶心的人。也有很多新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跑到我的朋友圈里问是怎么回事,还有朋友说要我再说点什么恶心下他们,我说实在的,简直不想提他们,我人生快40年了,也遇到合伙人分分合合的事情,但从来没有遇到如此无耻至极的人和事,太狗血,当时感觉只剩下恶心了,怎么会瞎了狗眼,现在才释然,这是一次渡劫,也是一次美好的教训。

还是把让我恶心的人和事简单说下,因为我之前写过几篇文章,很长文,很多朋友说没耐心看完,也说我语无伦次(当时很气愤嘛),还不如看评论,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原文吧(此处有原文),我就简单列下时间序吧。

01

2016年3月,我想再次把跨境电商培训做起来,我自己欠缺大规模团队销售能力,就想找合伙人,当然先从认识的人里来找,于是国人在线刘✖波同学进入我的视野,我认识他10多年,同时都是岳阳老乡,可惜我当时没有听信我另外一个老乡的话:岳阳县里有些人是犹太人的犹大。

刘✖波同学做国内网络营销建站服务的,公司规模200人左右,那个时候基本上不赚钱,都在狠狠的忽悠客户做一个网站和营销都在30万人民币以上的订单,也想进一步裁员和转型,于是当我找到他合计一起搞跨境电商培训的时候,双方一拍即合,我有资源和品牌,他懂带销售团队,但是他提到一个需求,没有500万投资没法建立规模化团队这样他的价值发挥不了就干不了。

所以我就找到了百事泰老徐,谈了半小时老徐就答应投资500万,要求我和✖波各投资50万,老徐隔了一周就打款了200万,后来再打款了100万。这里非常感谢老徐的信任和支持。老徐要求占股35%做董事长这个需求✖波答应了,然后说我也占35%做CEO,他30%做总裁,我没说话(✖波那个时候给我说了一句话:不管公司占股多少,只要团队是自己的公司就是自己的了),但是感觉这样不好,不管怎么样这样公司就开始启动了。

02

2016年4月,公司注册成功(中间我说就用海贸会这个名字我授权,2人不同意,结果取了个海猫来借势),✖波强烈要求公司放在他国人在线一个楼里,国人在线11楼,海猫10楼,然后招聘团队。这个时候因为我和老徐都住在前海,去龙华坐班太远,一周去一二次看看。所以团队基本上都用了国人在线原班管理层人马,还不停把国人在线裁员的销售人员拉入海猫。我直到11月份进入公司正式接管财务的时候,才知道这群管理人员工资都在3.5万左右,而之前他们的工资只有1.5万左右,这个涨幅有点大。

03

2016年10月,✖波通知我跟老徐(那个时候基本上没有开什么董事会,基本上也就是微信说下这个月收入多少钱,多少员工),说公司没钱了。我和老徐傻眼了,才半年怎么就花光了400万呢,不是每个月都是捷报频传嘛。于是我和老徐合计下,我去公司接管财务。我11月份正式去公司坐班,老徐派了个财务总监来查账,因为单据凭证基本上没有,所以查账肯定是无果的,财务总监在过年前几天提出离职。我查阅了公司的管理制度,发现很多不合理,各个部门都是自行制定的管理制度,提成都是20%以上,管理层再提成,部门没有任务目标,卖一百元也要拿走提成,市场部门王✖亮基本上每月工资和提成都在5万以上(他就是后来海鲨的挂名CEO)。

我建议提成下降、各部门重新制定绩效、整改欧✖华负责的电商事业部(这个部门10个月亏掉了公司100万左右,所有员工都借口去了海鲨继续吹牛逼欺骗客户),一番折腾后,公司12月份收支平衡还小有几万盈利。但是因为我动了他们的蛋糕,而且我很强势,引发了他们的很不满。

04

2017年5月,我开始启动公司融资,要各部门提供数据,我写了个bp,做了一件事,就是把bp在群里发给了管理层人员看了,大家发现公司从3月份开始赚钱了,而且盈利还很可观。于是就群里叫喊要马上分红,说✖波答应了公司赚钱就分红的,而且是立刻马上,然后在群里我一个人苦口婆心的说服公司分红的逻辑直到平息。其实我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个阴谋。

那个时候他们几个就谋划好了要重新注册一个公司,也就是后来的海鲨,把公司的成熟团队和客户移过去,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来搪塞我和老徐。为何要这么做呢,因为我从3月份年后开始在公司坐班,从制定各部门管理制度开始,先整改财务部、然后建立客服部、重组电商事业部、整编渠道部,接下来准备动手市场部和人事部,让✖波感觉到权力受到制约,我们有过几次公司到底听谁的(他提议我负责公司战略和融资,其他他来,我做菩萨他做主持;我要求建立董事会来管理公司,他做总经理要给出经营计划和管理制度给董事会审核。)好几次都无果。我明确感觉到他对全面掌控公司的欲望,他甚至还对人事总监王✖远说凡是会长要招聘的人一个都不要招聘。

直到2017月6月份才开始按我的要求招聘人进来。可以说,在年后3月份那个时候起,他就在设计一个阴谋,找个借口让他的人去成立一个一模一样的公司,还要制造是我的问题而且不暴露他是幕后人。人心如此设计,我真是服了,有什么不能直接说出来,还搞这么大一圈。

05

2017年7月,人事总监王✖远在公司管理层例会上跟刘✖波表演吵架离职,然后找到我要我支持他做海猫的代理商,我不答应要他去找✖波,几经反复后✖波签字答应了,居然玩这种把戏。王✖远就在公司楼下成立了海鲨,经营了一个月后不到,就把海猫的成熟业务员挖走了30个,还把他老婆放到公司人事部坐班,真做的出来,后来人事部说这是刘总安排来的。8月份海鲨营业执照下来,偶然机会我一查,居然法人代表是王✖亮,也难怪王✖亮急匆匆的要我签字办理离职的,连交接都没有做,我还想请他吃分手饭都推辞了,原来如此。想想都恶心,居然这样恶心的人,一天跨境电商都没有做的人,还要为跨境电商行业赋能,真是搞笑。

06

接下来海猫里很多原国人在线的人如市场部、销售部、电商事业部成建制的离职到海鲨去了呢,那个搞笑的欧✖华在我办公室里拍胸脯说的要稳定好老师转身就找个借口说自己创业去了溜到楼上了,这个哥们住在蛇口,有天我在蛇口约了几个圈内朋友喝酒还叫他来他不敢来,那个时候我真以为他去搞他那个妈妈微商去了呢。可怜我这么没心没肺的傻逼。更搞笑的是何✖稳同学,这位跟✖波创业十多年的大学同学,因为海鲨总是在同一个楼里抢海猫客户(在海猫搞会销时候大批业务员停车场电梯办公室里拉客户到楼上他公司去参观),老何同学气愤不已跑楼上去闹去说理,有同事还说老何下楼回到公司的时候手都出血了,我还为老何为公司这样拼命而高兴,结果这哥们一周后就到楼上报到上班去了,给我的理由是跟✖波缘分已尽。刘✖波至此,在我看来是众叛亲离。真心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计划好了的阴谋。

07

2017年8月,海猫业绩下滑严重,刘✖波也不管楼上成建制的挖人挖客户,反而说公司管理问题说我搞的鸡飞狗跳,要求公司员工去多捞几个客户而不是跟楼上打口水仗。我越发怀疑楼上公司就是他的,找他谈过几次,他死不承认。我跟老徐合计一致认为楼上公司他肯定有份,否则那几个人也没有资金搞那么大的场面,鸿宇大厦的老板没有✖波的同意是不可能投资海鲨资金的。我跟✖波的管理权之争越发严重。

08

2017年8月,我不想再跟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共事了,我把我的投票权给了老徐,提出只负责公司的创新部门(人才网事业部),由老徐来管理公司。结果是✖波再次全面掌控公司,我提出退股,几经波折后成功退出,用他的话说,我还赚了50万,那就真得感谢他了。在退股的前一天深夜,我跟在南京出差的老徐通了一个小时的电话,要老徐配合我把公司申请注销清算后可以重新来过,老徐最终没同意,他给我说他也认同✖波是海鲨的幕后老板但是就赌刘✖波不敢跟海鲨公开合并。我只好说到此结束了。

09

2017年9月,海贸会918七周年年会后,他们的退股款支付给我,我发了一个退出声明,✖波和老徐分别给我电话要我删去,我没同意。然后我再次写了那篇还原我退出原因的文章,其反应更激烈。

10

2017年12月,老徐告诉我,他也要退出海猫了,当初我退股的时候,✖波私人给了他一个承诺,他不管事,✖波保证他的投资款安全给他。1月份,老徐跟我说,他的投资款分二批收到,至此,他亏的只是心情和时间了。刘✖波得到整个海猫,利用干净了我跟老徐在跨境电商领域里的资源。

11

2018年2月,海猫海鲨一起举办了新年年会,过后再发一个公告,双方一起成立一个叫喜课的公司,继续行骗于江湖。他的最后一片遮羞布终于拉下来了,真正的面目至此全部露出来了。

我在想海猫海鲨是不是名字臭了,再搞个新公司来洗地呢?

一群从来没有在跨境电商行业里混过的人,口口声声在喊为跨境电商行业赋能,所有培训的客户没有一个回头客,学员组团闹退款而不理会,孵化学员报警要求退款无果,等等,这些玩意儿是在滑天下之大稽吧。

欢迎转载,希望能保留是海贸会出处。海贸会 » 炮哥论跨境第158篇:他的最后一块遮羞布终于自己扯下来了
跨境电商海贸会
每天讲述跨境电商行业的人和事。
超过10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